汉水源道教文化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=加入会员=
查看: 5016|回复: 1

任尔欺诈贪巧,难掩神理昭昭! [复制链接]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2-1-6 15:17:40 |显示全部楼层

唐玄宗天宝年间,有清河地区的崔氏,家住在荥阳,母亲卢氏,善于经营,家中十分富裕。崔氏的儿子,在京城举進士第,被任命为吉州大和县的县尉。他母亲崔氏,留恋家乡的产业,不肯随儿子去赴任。便为儿子娶了太原王氏的女儿,给他数十万钱,奴婢数人,让他前往吉州赴任。崔县尉本打算租船去吉州,仆人说:“现有个姓孙的吉州人,正在清河地区,说空船要回吉州,佣价很低廉。假如与他商量,可能方便当些。”于是,讲好了价钱,并选定了启程的日子。崔县尉和夫人王氏及婢女仆人们,列拜堂下,与母亲哭别,然后乘船而去。

船行数十里之后,天色已晚,泊于野岸。船夫孙某,早就窥伺着他的行李,趁崔县尉不留意,猛然把他推落于深潭,然后装成救人的样子,过了一会儿,回来说道:“只恨我力不能及,没救了上来!”全家大哭。孙某突然拿出大刀,大喝一声,众人都害怕了,再也不敢喘息。

当天夜里,孙某强行收纳王氏为妻。王氏当时已经有孕了。于是孙某带着财物、王氏及仆人,住到江夏地区。

后来,王氏生了个男孩,孙某便当做自己的儿子供养,非常疼爱。他母亲也偷偷教他认字读书,但并不对他讲过去的身家之事。

崔县尉的老母,现在住在郑州。心生奇怪:怎么很久也得不到儿子的消息呢?盼望了几年,由于天下离乱,人民流散,她也就不再指望能见到儿子了。

过了二十年,孙某靠着崔家的财物发了家,养子已经十八九岁,学艺已成,便让他進京考试。这孩子西行進京时,途经郑州,在离郑州约五十里的地方,天晚迷路,见有一火光,在前引路,却看不见人。他心中想到:这好象是神灵在引路,就随着火光而行。走了二十余里,来到一座庄院门前,他叩门请求住宿,主人接纳了他,让他住在客厅里。

这庄院就是崔家的庄院。崔家的仆人悄悄窥视,然后报告崔老太太说:“门前求宿的客人,面貌很象郎君。”仆人又窥视他的言语步态,更与当年的主人一模一样,便又禀白老夫人。老夫人想亲自仔细看看,便召他進内升堂,与他谈话,完全象自己的儿子,但一问竟然姓孙。老太太又掉起眼泪,那孩子不知所以。老太太说:“郎君既来,明天暂时住下,吃几顿热乎饭,再赶路为宜。”

这孩子不敢违拗长者的意愿,便答应了。第二天,老太太见他要告辞,便放声大哭起来,对他说:“郎君不要为我的恸哭惊惶。当年我只有一个儿子,因为赴官任,便断绝了消息,已经有二十年了。如今见郎君面貌,酷似我的儿子,所以不觉悲恸。郎君西去,回来时,请务必要经过这里,老身心中凄凉,见郎君如见自己的儿子。我还有些东西奉赠,希望你早早回来!”

这孩子到了春天,应举落榜,回归时经过郑州,便又来到崔家庄园。老太太见了很是高兴,就留他停歇数日,临行时赠他钱财口粮,还送给他一套衣服,说:“这是我亡子的衣服,你西去时我时常惦念,今既永别,因为郎君貌似亡子,便以此奉赠。”她号哭着告别,说:“以后路过这里,请再来相访。”

这孩子回到家里,也没对(假)父(真)母说起这事。后来,他忽然穿上老太太给的衣服,下襟有个火烧的窟窿。他母亲惊问:“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衣服?”于是他才讲述了事情的本末。

母亲便乘别人离开后,哭着对儿子讲起往事,说:“你穿的这件衣服,是我给你父亲做的,刚熨的时候,不慎被火星烧着。你父亲临行那天,阿婆留下它做为纪念!这些年,我认为你年纪还小,恐怕不能申雪冤枉,岂料今日神理昭然!”崔氏便把丈夫被害死的经过,详细的告诉了儿子,儿子听了,恸哭不已。便到府中诉冤。府衙经过审议,孙某果然伏罪,便判决、诛杀了他。

当地的百姓得知此事,大为感慨,并因此更加相信善恶报应之理。有人说:“任尔欺诈贪巧,难逃神理昭昭!世上邪恶之辈,还是改过为好。”

(出自《太平广记》)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3-9-18 14:39:52 |显示全部楼层
任尔欺诈贪巧,难逃神理昭昭!世上邪恶之辈,还是改过为好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=加入会员=

Archiver|汉水源道教文化论坛

Powered by Discuz! X2  Copyright © 2011 msjldf.com All Right Reserved.  GMT+8, 2024-5-22 20:14

回顶部